2020年5月4日

英国A-level考试未来两年将有重大变革

作者 admin

乐曦教育liuxue86.com 2012年05月17日 11时讯

攸关英国後期中等教育进入高等教育的重要考试制度,A-level预期未来两年将会有重大变革。教育大臣麦可‧戈夫(Michael Gove)近日在写给「英格兰资格及考试监督办公室」(Ofqual,Office of Qualifications and Examinations Regulation)的公开信内容表示,目前A-level的考试实质上已经无法对学生的学术程度做出明显区分,另外则是因为A-level考试由於考题形式造成学校教师教学的不正常化。

A-level早在1950年代初期开始实施,目的是对於後期中等教育的毕业生进行测验,测验结果为申请大学入学时的依据之一。随着时空演变,A-level的考试制度及核心知识目前为教育部在主导,至於考试科目及试卷问题则由教育部底下所专辖的考试委员会在办理。戈夫希望未来於2014年能够将试题命题的主导权重新回归到大学,尤其是那些英国境内的顶尖大学。BBC报导指出,虽然这项改革是针对英格兰境内英文、数学和科学此三科目进行的改革,但是影响将会扩及到全英国境内的所有科目。

戈夫认为现在的考题并无法测验出学生的真正实力,反而像是「勾选式的测验练习」(tick-box exercise)。戈夫的说法并非空穴来风,其论点主要来自「剑桥评监」(Cambridge Assessment)(注1)最近所做的一项调查。这项针对英格兰境内共633所高等教育学术机构所做的调查发现,大学讲师长期观察认为学生们普遍在学术论文写作、独立研究、批判性思考这三项表现上相当不及格。甚至有60%的受访教师指出该校设有所谓的「加强班」(catch-up classes)帮助大一新生加强原本应该在中学就必须具备的学科能力与知识。

此外,受访者也指出目前A-level的试题过度简单,且出题来源僵化,导致教师容易抓题;恶性循环的结果使得高中老师的教学完全考试化导向,因此诸多受访者建议未来A-level考试的试题应该采取更开放的试题论述来取代目前现有的单一标准答案问题。除了试题的方向应有所调整之外,戈夫以及受访者均认为未来应限制学生重考(re-sit/retake)的次数,以及在学期中不断举行A-level和相关考试进而影响一般教学的不正常现状,例如就有老师反应曾有一位学生总共考了A-level的数学科目共29次。

另一份由Ofqual针对71所大学学术机构所做的访谈,除了大学教师外,同时也包含了业界代表以及A-level教师,得到的结果几乎与「剑桥评监」的报告雷同。尤其受访者均一致强调大学应加强学生研究能力、论文写作、以及找寻相关文献资料的能力,而这些是目前A-level测验所无法达成的。

虽然戈夫点出目前A-level的缺失,也急欲在未来两年内改进,然而反弹声音并非完全没有,例如「罗素大学集团」(The Russell Group)就认为此举将加重大学的负担,包括时间及经费都会是一大问题;全国教师会(NUT,National union   of Teachers)则认为教育部此项政策又是典型的「由上到下的政令」(top-down initiative),完全忽视到基层教师的声音,教育大臣应该多到学校走走了解教师以及学生的想法,否则此项改革最终还是无法撼动现在学校里头教学的不正常化现象;至於其他高等教育集团,例如「1994大学集团」则认为戈夫强调未来要委由顶尖大学来负责考题内容以及方向等等,无疑是挑明要独厚「罗素大学集团」(此集团底下的大学几乎在大学排名上都名列前茅),直接将资源整个挹注到该集团底下的大学,此举对其他大学而言相当不公平。此番说法也意外挑起两个大学集团原本就有的心结。

戈夫未来会如何去改变A-level的考试作法,目前已经成为各方相当受瞩目的焦点。

注1:剑桥评监(Cambridge Assessment):此组织为剑桥大学底下的一个研究部门,与牛津大学及「英国皇家艺术学会」(RSA,Royal Society for the encouragement of Arts, Manufactures and Commerce)负责OCR(Oxford, Cambridge and RSA)考试委员会的运作,执行考试与颁授证书任务。除了OCR之外,英国境内尚有五个考试委员会在不同地区执行同样任务,包括:AQA、CIE、CCEA、Edexcel以及WJEC。

资料来源:
卫报新闻网,2012年5月6日,”Michael Gove calls on watchdog to let universities set A-level examinations”,http://www.guardian.co.uk/education/2012/apr/02/michael-gove-universities-a-level-examinations。
BBC新闻网,2012年5月6日,”Michael Gove wants universities to create new A-levels”,http://www.bbc.co.uk/news/education-17588292 。
BBC新闻网,2012年5月6日,”Universities warn A-levels leave students ‘unprepared'”,

http://www.bbc.co.uk/news/education-17585199 。
BBC新闻网,2012年5月6日,”University A-level plan challenged”,http://www.bbc.co.uk/news/education-17595345 。
BBC新闻网,2012年5月6日,”Ofqual report backs final exam A-levels”,http://www.bbc.co.uk/news/education-17609142 。

本文章来源于台湾教育部,请我们一起了解下台湾教育的一些情况吧。

台湾与祖国大陆一样,有着浓厚的重视兴学办教的传统。郑成功收复台湾后,就在台湾开始兴办教育事业。17世纪中叶,在孔庙设立“太学”,陈永华为“学院”,也是“太学”的主持人,可以说是台湾最早由中国人自己建立的学校。陈永华不仅自己鼓励乡社办小学,还重视高山族的教育,鼓励高山族送子弟入学。清政府治理台湾后,更重视台湾的教育事业,在台湾逐步建立府学、县学和社学,历任巡台长官都兼任台湾的学政(教育长官)。福建巡抚沈葆桢入台主持防务后,为发展东部少数民族地区的文化教育,指示举办“番学”,从此高山族的教育得到了重要发展。台湾逐渐建立起包括“太学”、府学、州学与“番学”在内的初步教育体系。当时的“太学”,相当于今天的高等教育;府设府学,州设州学,可以说是一种中等教育;乡社设社学,即乡塾,为初等教育;“番学”为少数民族教育。同时台湾也开始实行科举制度。
台湾建省后,第一任巡抚刘铭传推行革新,在教育上先后设立了“西学堂”、电报学堂等学校,已具备现代学校的雏形。如西学堂有较完备的设施,课程不再限于儒家经典,还设有外语、历史、地理、测绘、算学、理化等。这些措施,为台湾现代教育的发展奠定了重要基础。

台湾教育的起源

1630年代,跟随荷兰东印度公司来台的传教士干治士(GeorgiusCandidius)利用罗马拼音将台湾新港附近的平埔族语言文字化,并利用该文字开堂教授圣经。该文字因为 东印度公司传授于平埔族新港社,所以称为新港文或新港文字。
1636年,荷兰传教士罗伯图斯·尤钮斯(RobertusJunius)更开始在新港社创立学校招收平埔族学童,教授新港文、圣经与罗马文字。后来,南部平埔族大社中,通通都有类似由传教士设立的教育机构。这些学校,就是台湾教育的启蒙。